当支付遇上灵活用工

“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是不可避免的,那就是税收和死亡。”


这句话来自美国开国三杰之一,本杰明•富兰克林,而灵活用工的话题在疫情影响下却与这两者都有关系。


近期,网络流传着一句话,新冠病毒致死率不到3%,但没有收入,致死率100%,灵活用工则可以解决许多人的就业问题,特别是自由职业者。此外,灵活用工也很好的解决了税收问题,虽然不能不交税,但是在政策的合理合法途径下,可以减少缴纳的税款,对企业减负和个人增收都有帮助。 


对支付通道和分账系统的需求下,支付公司抢夺灵活用工市场近期成为了新的热点。


起于何时


“灵活用工主要在18~19年的时候出现爆发的。”一位北京地区从业者向移动支付网透露,近期随着疫情对企业的影响逐渐凸显,灵活用工的话题更加火热。


而灵活用工的兴起可以追溯到打车平台的兴起,2012年,包括滴滴、快的等打车软件成立,平台与司机之间的临时用工关系以及税务、薪资处理的相关问题开始凸显。


简单来说,相比正式工,灵活用工企业不需要缴纳正式工的五险一金,支出名目也不是以人力薪资支出,而是满足某一业务需求的账单。但如果企业与临时工直接结算资金,一方面难以获得发票,给财务结算带来困扰;另一方面临时工的收入会被税务部门认为是个人所得,而个人所得根据阶梯定价需要缴纳3%~45%不等的税务,按照现行的收入水平,大部分需要缴纳20%左右的税率,这是非常高的。而通过灵活用工,最低可能只需要6%的相关税务。


以打车平台的崛起为代表,灵活用工需求不断增强,使得国家相关管理部门相应的推出政策响应。 


2013年6月,国家税务总局发布《关于发布<委托代征管理办法>的公告》(国家税务总局公告 2013年第24号),按照公告要求,税务机关将一定程度的放开税务管控,可以委托有关单位和人员代征零星、分散和异地缴纳的税收行为。这为解决灵活用工的税务问题提供了政策依据。


半年之后,2014年年初,滴滴和快的打车大战爆发,可以说税务机制的适时改变,开启了灵活用工的新时代,也为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发展创造良好的基础商业环境。 


而到2018年~2019年之间,企业税务筹划需求增加,和互联网生态不断延伸,自由职业者增加,使得灵活用工增长迅速。


而灵活用工场景涉及资金结算,这也就跟支付行业密切相关。


灵活用工与支付


由于有资金处理的需求,灵活用工与支付行业有着较为密切的关联。 


目前灵活用工平台大致分成两类,一类是类似滴滴打车、外卖平台等已经拥有场景,大型企业一般自建灵活用工平台,为其场景服务;另一类则是已经搭建其灵活用工平台,为有灵活用工需求的企业服务,主要是中小型企业。


其分类主要是由于税务政策的影响,不同地区的税务政策不一样,对于企业处理资金要求也不一样。 


“一般国税局会给资金流水大的企业单独开通道,而流水小的企业只能依靠灵活用工平台,这存在一定的议价空间,获得的税率和额度也有所不同。”一位东南地区从业者向移动支付网表示。


获得税务“委托代征”资质,需要国税局的授权,而不同地区国税政策又是与当地的官员政绩、经济发展息息相关,特别是互联网使得税收更加扁平化,加剧了各地政府之间的竞争,例如滴滴平台,其注册地是天津,滴滴平台身处全国各地的司机,相关税务关系都交由天津处理,所产生的企业受益、经济效益也归功于天津。 


但同时,由于灵活用工平台直接获得企业的信息流,进而影响资金流,这会拥有一定的反洗钱压力,国税局也不敢随意开放相关接口,这使得只有与当地国税局“关系好”或者资金流水足够大才可能拿到授权。


而支付企业在这方面拥有一定的天然优势,首先是资源优势,拥有足够多的商户,能够将需求汇总,使得税务处理需求足够大,进而向国税局获得费率和额度上的优势;其次是支付企业在反洗钱方面有一定的经验,可以更加高效的处理相关违法违规情况。其三是拥有支付牌照,国税局对其信任程度更高。 


但也有例外,服务于跨境电商的某持牌支付机构,则将税务系统外包,而支付通道和分账系统则自身提供,如此可以规避税务风险。


“这不是一个新兴行业,只是最近几年火起来了,但做这个的企业非常多,竞争也较大。”上述北京地区从业者表示,灵活用工从允许到爆发经过数年发展,参与的企业也非常多,整个产业竞争非常激烈。此外,近期有传闻,钉钉、今日头条等大平台也将进入市场,加剧了市场竞争。


而平台获利方面,随着竞争的加剧,一般都是税务局给出的相关税点直接给到企业,不赚取前端的税点差价,而是依靠政府的政策返点赚取相关利益。 


“一般都有1%左右的返点,这相对于纯支付业务来说,已经是暴利。” 上述北京地区从业者向移动支付网透露。


此外,灵活用工还有应用于某些高收入税务筹划当中,某企业高收入人群在不需要五险一金等相关企业福利的情况下,为了获取更好的现金收益,而选择灵活用工的方式发放。 


而在疫情影响之下,灵活用工呈现了新的爆发机遇。


疫情带来的灵活用工新机遇


疫情影响之下,普通人对“第二份收入”的思考更加强烈,此外,线下经济低迷,直播、微商等线上经济蓬勃发展,这使得全民都拥有线上创业机会,这都推动了灵活用工的发展。


今年4月初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中央网信办发布《关于推进“上云用数赋智”行动 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》(以下简称“方案”),将实施灵活就业激励计划。《方案》表明,鼓励发展共享员工灵活就业新模式,充分发挥数字经济蓄水池作用。 


与此同时,结合国家双创示范基地、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,鼓励数字化生产资料共享,降低灵活就业门槛,激发多样性红利。支持互联网企业、共享经济平台建立各类增值应用开发平台、共享用工平台、灵活就业保障平台。 


然而灵活用工平台似乎并没有因为市场和政策的影响而短期爆发,据上述东南地区从业者表示,其平台在全国属于前20的梯度,疫情影响使得平台交易量整体下滑,市场变化和政策推动的收益短期还不太明显,而更加期待长期发展。 


对于巨头的进入,由于国税局有一定的额度限制,巨头并不能解决所有的灵活用工税务问题。而且不同地区政府之间的政绩竞争关系,也会使得业务分化。当然,大多数灵活用工平台都会与多个地区的国税局合作,以满足不同企业的税票地区要求。 


而随着竞争的加剧,灵活用工平台也开始向垂直领域下沉,比如物流、直播、电商、医疗等领域细分,以此寻找新的机遇。


欢迎与作者交流:

微信:qiao070132,备注公司+姓名+职务



有兴趣加入支付服务商微信交流群,请加群主微信:mpaypass01,备注公司+姓名+职务+代理商入群。
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站尊重原作者,转载文章皆有在文章左下角注明出处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flextax.cn/index.php/post/10.html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